苶茶荼

我写文真不行,闭关修炼一下

对于根本就不想活下去的人来说,劝他或者试图给他活着的希望是极其残忍的啊。

敦今天懵逼了吗。

#樋口cp粉设定。
#绝顶沙雕加ooc,你从未见过如此不正经的复健。
#有太中出没
# @空集(碧光十万🎩) 不好意思沙雕之王非我莫属。

这是个普通的中午。
“社长。”江户川乱步晃了晃玻璃瓶,“是不是应该阻止接下来的事情比较好。”
“阻止什么,乱步先生?”国木田独步疑惑地看着他。
“解释起来好麻烦——”江户川乱步丢下这句话就继续和他的饮料快活去了,同时在心里默念了三秒。
三,
二,
一。
“碰!”可怜的木门第二次受到穷凶极恶的黑手党的袭击躺倒在地。
“人虎,”今天的芥川先生格外暴躁,收回腿后黑兽直接洞穿了隔在他和中岛敦之间的所有东西,咬住中岛敦的腿,“滚出来受死! ”
国木田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子从五楼被扔下去。
“没关系的国木田君~”太宰治翘在沙发上的腿弹了两下,“看来嘱咐樋口的她有好好在做呢~”
“芥川先生在生敦的气?”贤治把仙人球扶正。
“大概。不过我觉得叫做“吃醋”更合适一点。”江户川乱步的零食袋这时候空了。
“敦才刚成年,这样真的好吗。”与谢野大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指甲叹了口气。
“我和中也16岁就做过了啊,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敦只是个孩子。
与谢野给了他一个白眼。

三天前
“想让你的芥敦文更加出彩吗,想亲眼见证新双黑结婚吗,只要拨打xxxxxxxxx马上给你解答!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樋口一叶网名叫做前辈的小粉丝,根据生活经验得来的灵感让她的芥敦文在老伏特上颇受欢迎。
比如说《蒙哥马利变腐记》《前辈家阳台上的半指手套》之类的精品文章。
咳咳,扯远了。
正当樋口太太打算把这封可疑的电子邮件拖进垃圾箱的时候这个ID又传了份文件过来。
“我是太宰治哦,不信的话打打上面的电话。”
大概夜晚有它神奇的魅力,樋口拨打了那个电话。
“晚上好~”电话那头传来了太宰治轻快的声音。
“您好。”樋口一叶先花了三秒批评了自己愚蠢的行径半夜没事不写文为什么要打太宰治的电话,这不是和中原前辈同一个性质了吗(中也:不一样)后迅速调整好了状态。
“有什么事吗?”
“啊,为了全人类幸福的最大化,为了横滨的和平我决定履行一个前辈的职责撮合芥川和敦君。”
“就是您闲的无聊想让中岛敦在前辈那边吹耳边风好让中原前辈对您的印象变好?”
“哎呀,怎么能这么说。”太宰治毫无诚意地否决了樋口的提议。
“是啊,毕竟这么做也无法改变您和中原前辈的关系。”樋口面无表情地边翻看tag里的新文章边回答。
“所以快点说需要我怎么做吧。”樋口太太表示没有梗写文的感觉真不好。
“很简单,只要先通知做合志的人把cp名字改一改,然后……”

翌日,一本封面上印着大大的“龙敦R”的同人本出现在了樋口一叶的办公桌上。那封面上简介写得还挺详细的:中岛敦和boss的禁断之恋,取自实录,芥川疑似失宠?
芥川龙之介在机缘巧合下来到樋口的办公室,看到取自实录这几个字简直气得横眉竖目,罗生门吞掉半张桌子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咳咳。”芥川用咳嗽掩饰尴尬在樋口惊惧的目光中走出了她的办公室。
樋口一叶盯着残骸看了一会儿。
抱住自己完好无损的电脑露出了我们称之为姨母笑的笑容。

镜头转回开始。
芥川把中岛敦捆回自己装修过于简洁的房间后就一扔二脱三进入——银在看到中岛敦进家门的第一秒就提起行李去樋口家了。
虽然芥川并不是毫无性经验可言但他第一次抱男人,太过急躁连百科都没百科手指进去搅/动了两下权当扩/张了。
中岛敦怕的要死,后面火辣辣的疼偏偏芥川又板着副死人脸好像他是个十恶不赦且尚未招供罪行的犯人,而且折磨他的那玩意还又热又烫,大得不行。
中岛敦觉得他这辈子可能只能是个童贞了,破了他处/女的家伙却还一直在给他带来心理阴影。
芥川的技术真实差劲,只知道横冲直撞连句骚话都不会说。
“你和涩泽龙彦,到底什么关系。”芥川龙之介打算把面瘫进行到底,把什么东西s进去的时候冷冰冰地凑在敦耳边说。
徒留我们可怜的中岛敦从早上开始被人高空抛物然后再被压着嗯嗯啊啊再然后被内s最终导致昏迷在梦里懵逼。
我?涩泽龙彦?
能有什么关系吗??
不对,芥川龙之介凭什么管我和涩泽龙彦有没有关系???
这是什么新的惩罚方式????

芥川龙之介做完之后也没着急移动自己的位置,想想人虎叫那么yd肯定不是第一次做就生气。
反正已经彻底无法挽回了大不了明天人虎醒了再把他按着c一顿。
接到樋口一叶的电话之前芥川一直是这么想的。

“喂?”凌晨两点的时候芥川声音里还带着点哑,怀里还抱着中岛敦。
“对不起前辈!我不应该写您和人虎的同人文还把cp名字改了的!太……咳我觉得您这个点应该结束了所以才敢打电话来叨扰”樋口一叶说了一大通总之听起来就是她和太宰治合谋干得好事。

樋口还说替太宰转告他说如果这样都追不到中岛敦太宰治就把敦卖给菲茨杰拉德。

把芥川龙之介说懵了,也让他冷静下来。
所以那个龙,是芥川龙之介的龙啊??
那么……
芥川的目光移到他们相连的地方。
然后为今天早晨的自己默哀了三秒。

谁知道他还是低估了虎的自愈能力。
刚刚放进浴缸人就醒了。

然后他就被狠狠地揍了一顿,其间有什么液体从大腿内侧流下来也不能阻止中岛敦面红耳赤地继续把人揍得更狠。

芥川鼻青脸肿又拐弯抹角的和中岛敦表了白。
中岛把那束玫瑰花喂给罗生门。
然后克制住自己想要打人的手安慰自己这一掌下去他可能会守寡(敦:呸!),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说:

“废话你觉得我还能去找个女朋友吗??”

芥川:不大对,明明当时中原先生只是给了太宰先生一拳还被他躲开了为什么我被揍得那么惨。

本剧领衔主演涩泽:呿。

沙雕互啄 @空集(碧光十万🎩) 我今天就是要挂你了怎么着!

中原中也中心(受)向同人合志《夏日狂乱》【预售】

warning:⚠️请勿找家长带买!

原著:文豪野犬

名称:夏日狂乱

cp:all中原中也

价格:36RMB

预售时间:7月17日~8月3号
预售链接戳这儿: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f911debWD14Ti&id=573749733877

在转发里抽人送两本 ,用不了淘宝朋友们的找她 @阿卡林丶 代购。

再次重复:请勿找家长代拍

参本文手:
           【太中】醉也是你   By 槐里@槐里
           【陀太中】卡萨布兰卡  By星 @星之开拓者
           【森中】吉原哀歌  By月落乌啼030    @月落乌啼030   月三岁再次沉迷楚子航        
           【森太中】长梦将醒  By苦 @比企苦翠花
           【朝中(朝雾卡夫卡x中原中也)】在神的世界里  By匿名@匿名             
           【涩陀太中】伊菲革涅亚祭典  By熊猫与鱼的鱼

内页协助/画手:太中内页  By木渡 @木渡_沉迷美术ing
                             织中and中也单人内页  By盆盆 @Pren

校对:kuki
封设:熊猫与鱼的熊猫
排版:笑尘诀

部分内容试阅:

【太中】醉也是你   By槐里

  “怎么,这个点来?”

  我推门的动静打扰了他,他果然在这。中也回头看见了我,也没有别的多余的情绪,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开口问道。

  我向他走去的时候,发现我的目光始终不听话地盯着他的背影,连其他地方的一个打量也不曾给予。

  “就是——”我坐在他旁边。

  就是有点想你。

【陀太中】卡萨布兰卡  By星

  “哇蟹肉便当诶,难道中也是知道我 今天要来所以特地为我准备的吗!”太宰治毫不客气地把不属于自己的那份便当抢过来,“中也你其实是个大好人吧?” 

  “还我,这不是我做的。”中原中也显然不愿意和他扯上太大关系,把自己的便当抢回来后闷头吃了起来。

  “中也有女朋友了?”

【森中】吉原哀歌  By月落乌啼030
 
  中原中也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离开了吉原花街,到外面的世界去了。外面的世界真是哪那都好,花也香鸟叫的也好听。接下来,他梦见自己在一个人的床上,转头之后看见森鸥外正盯着自己看。

  中原中也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是在吉原花街,还是那熟悉的小房间。他揉揉太阳穴,见自己身上盖着一件外套,这外套还不是他的,也不是芥川龙之介的。

  “醒了?”

【森太中】长梦将醒  By苦

 “首......领?”

  那些黑色的东西在变成碎片之后又找到了新的归属,他们齐刷刷的降落在这个瞭望台这个人儿身上,他的身上属于森鸥外的特性已经整整齐齐的加了上去,他也看到了中原中也,于是笑着从瞭望台上走了下来。

  “好巧啊中也君。”

  森先生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朝中】在神的世界里  By匿名

  “中原干部!”仓库的门被推开,迎面走过来两人,见到中原中也在这里显然松了口气。

  “还好您在这,昨天你没有回去首领已经有些担心,今天早上要我们去找您,我们去您家里看没人,就想来这里碰碰运气。”走在前面的显然是有些兴奋,眼神中带着丝丝崇拜。

  中原中也点点头,“谢谢,我没事。”兀的,走在后面的那个人似乎眨眼间就不见了,接着中也耳边一热。

  “中也,我们又见面了。”

【涩陀太中】伊菲格涅亚祭典By熊猫与鱼的鱼

  异能被释放的光芒后,中也稳稳地站在了他身后,四周瓦砾飞扬。

「哼,果然还是这样更舒服啊」

  太宰看着中也,难得的没有反驳,「嗯」

「那我走了」

  中也走到彩绘玻璃前,抬手就震碎了一整面玻璃墙。

「嗯」

「……别死啊」中也跃下高塔之时压低声音嘱咐了一句。

  浓雾笼罩的横滨,虚无之城。

「好,我等你救我」

⚠️最后再来一遍:请勿找家长代拍!

感谢大家的配合与支持,爱你们
(*˘︶˘*).。.:*♡

现在的文里,都拿
“死青鳝/青花鱼”重复五遍当做情趣。
“操你妈”当做傲娇。
小矮子反复n遍当做你和太宰治对中原中也的昵称吗?

如图1
车。
不好吃的短小车。
看不到剧场版的妄想

太宰:半分钟?怎么可能

以黑手党之礼赐吻于你

#BGM  http://music.163.com/song/31341428/?userid=584020116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更新了,手机岌岌可危
#abo的连载会整改,六月的时候会给大家呈现更好的作品
#也许是最后一面啦
#刀预警,污浊宰x人间失格中异能反向设定

“啪嗒,啪嗒。”

雨不止不休地下着。

灰蒙蒙的雨帘遮蔽了一切。

“太宰!”国木田独步撑着那把快被风刮跑的伞找自己的搭档,水汽弥漫上镜片让他更加模糊。

“啪嗒。”他索性丢弃了那架本就快寿终正寝的眼镜。

快点啊。

太宰治在哪里啊。

社里的大家都急于寻找他的下落,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任务。只是乱步先生说“必须找到太宰治”才那么做。

那个绿瞳的年轻人少见的严肃让所有人害怕起来。

“太宰!你干什么去了,大家都在找你!”国木田在河岸边找到太宰治的时候伞早就无影无踪了。

“……”

太宰治,重力异能的持有者,此刻带着近乎死气沉沉的神色靠在河堤上。

“国木田,我好冷。”

“你怎么了。”国木田独步难得耐心地听他说话。

“不知道,我想睡觉。我好累。”

随后就闭上了眼。

“喂太宰?!”国木田慌了,一探他的鼻息才发现这家伙只是睡着了。

“真会给人添麻烦。”他认命地扛起浑身湿透,头发上还带着树叶的人。

“扒。”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那是一条皮质的choker,在雨水河水中泡久了的金属扣竟然让国木田觉得烫手。

*

入目只有无边无际的红色。

“好讨厌。”

被这红色包裹的黑发少年皱起了秀气的眉头。

这样的感觉。

为什么这样的“情感”会作为他的异能。

忧伤。

听起来蠢死了。无差别地攻击一切事物。

啊啊,我连自己在干什么都不知道的话还不如被森先生肢解,两种死法都糟糕透了。

突然。

一抹黑色撕裂了深红色的天空。

一双戴着黑手套的手把他拉了出来。

“又是你啊,漆黑的小矮子。”

失去意识之前又是中原中也的脸和声音。

又没死成,太讨厌了。

*

尾崎红叶一直很赏识那个叫中原中也的孩子。

不仅拥有强大的异能还刻苦努力。

可惜就是太单纯了。

——

“你说谁是小矮子!”

哦,可能脾气还有那么一点点火爆。

她继续喝着她的茶,虽然这改变不了她生理年龄只比那两个家伙大四岁的事实。

“咚!”中原中也的匕首在她背后的木板上开了个大洞,木屑飞到茶壶里毁了刚做的一壶好茶。

“都给我滚出去!”

夜叉狠狠地教训了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淡黄色的茶水渗透了土壤,茶树一如既往散发着幽香。

“果然是还小啊。”

*

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啊啊您是说哪件事?

和中原中也有关的,需要我说出来是什么事么? 江户川乱步把帽子放下。

你说蛞蝓啊?

那个傻瓜为了救我自己死掉了哦。

执迷不悟。

江户川乱步在心里摇头,站起身来,164的身高硬生生掰出了641的架势。

你喜欢中原中也。

绿色的眸子牢牢锁定住了他。

“啊啊,难道说身高差不多的人都会有些相似之处么?”

太宰治也站起来升了个懒腰,刚刚恍神之间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

茶香还缭绕在鼻尖呢。

“可为什么中也就那么迟钝呢。”

语气轻松地仿佛刚刚那个面色灰白手里紧紧拽着人家颈饰的人不是他。

*

下雨天一直很适合入水,因为基本上不会碰见麻烦的蛞蝓。

“噗通——”

他操纵着自己的异能往河川深处沉去。

接着又是一个入水的声音。

诶 居然有和他志同道合的人,下次碰到了的话就和他一起——

还没想完他脸上就被狠狠赏了一拳。

鬼知道中原中也为什么在水底下也那么有力气。

异能被消除,太宰治像是和中原中也在水中舞蹈。

如果有哪个舞蹈不需要氧气就好了。

他看得出来中原中也很累了。

但是他在冲着他微笑。

笑得他毛骨悚然,连牙齿都开始微微打战。

谁知道中原中也只是抓住了他的领结,扯了下来。

然后把他推了上去。

天知道中原中也为什么突然不想活了。

他盯着手里那条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扯下来的choker看了两眼。

最终想起来中原中也把他推上去的时候好像有用唇语和他说

“忘了我吧。”

随后他爬上了岸。

雨不止不休地下着,仿佛天空之中从未出现过太阳。


*

果然雨天还是更适合殉情吧?

他盯着河面胡思乱想。

我有点累。

蘭波先生的舊帽子(2)

#突然繁體??
#催更的那位小天使好嚇人qwq
#前面是中也的视角

我是中原中也。

硬要说的话也不完全是人类。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来这里做事结果却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真是有够可笑的。

果然还是不能适应吗?

说起来兰波先生居然也在,但不知道为什么总给我一种讨厌的感觉。

刚刚居然还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吼我。

虽然听不懂但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如果有什么疑问就提出来吧”兰波先生曾经这样说过。

于是我就开口了。

结果兰波先生看上去很不高兴地甩开了我的手。

不,好像不只是不高兴,但是那种情绪是我不知道的,怎么也没法形容。

但是我很难过。

就是不开心。

感觉有什么东西要流出体内了。

“xuwjzxjs(见上文,这里中也听不懂)”

兰波先生用奇怪的语言冲我怒吼,我头顶的帽子都被掀了起来。

说起来,这顶帽子是哪里来的?

他的双眼睁得大大的,似乎有着和壁炉里一样的火光。

这就是他说过的“害怕”吗?

我抑制不住大声哭喊着。

兰波先生说这是讨厌的意思。

害怕也是讨厌的一种吗?

兰波先生,

您讨厌我了吗?


港口黑手党是个很熟悉的地方,但是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那位森先生似乎和兰波先生的关系不是很好,虽然都是在笑,但感觉并不是开心。

啊啊,必须要再学习才可以,不然的话什么都不明白呢。

我悄悄地又抓住了兰波先生的衣角,这次他没有甩开我。



“太宰你居然真的把人家拐回来了?!”国木田推了推眼镜,眼光全放在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位黑手党干部已经ooc(作者干的)出了天际。

江户川乱步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突然站起来。

路过仍处于呆滞状态的太宰治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肩落下一句:

“加油啊太宰。”

600fo了。
我同学说应该让我的粉丝列个清单否则她亲手来列。
实际上她看过我没有发上来的21个脑洞。
让她列出来我就凉了。
昨天的那个我删掉了,感觉太垃圾。
所以可以在底下评论想看我填的坑。不点文了 。
(点了也是空头支票还会被那个同学打半死)

兰波先生的旧帽子(1)

#特典剧透注意
#别着急,我知道帽子是森先生送的
#是太中。太中。太中。(重复三遍)更新随缘
#太宰:我男票把我绿了我还要把他当儿子宠怎么办急在线等

0

唇分。

“兰波先生,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

“兰波”抚摸着眼前人的脸庞。

“你讨厌我了吗中也?”

中原中也摇摇头,绽开一个不怎么连贯却天真到极致的笑容。

“怎么可能,我最喜欢兰波先生了!”

1

三天前

“给我守好街角,其余的交给我来!”

“是,中原大人!”

这是中原中也作为干部执行的第四百二十九次任务。

不过是很普通的任务罢了:剿灭敌方所有异能者。

情报部发来的资料他也好好看过,没什么特别的。

虽说对其中一个异能为“将对方的记忆重置让其将身边最近的人认做最为思念的人,并且该人必须已死。”稍微让他多看了两眼,但也就那样了。

电视剧中的神转折通常发生在这种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时候。

可惜中原大人从来不看黄金档的电视剧。

那个该死的异能者释放异能的时候他略微往前晃了几步。

第一个念头是,太宰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第二个念头是,我为什么在这里?是要做任务么?

第三个念头是,这是什么地方?

最后一个念头直接随着上扬的嘴角蹦出了声,

“兰波先生,您为什么也在这里?”

2

太宰治抬头看了看天 ,看了看背后。

没有任何人。

完了,中也终于傻了吗?

“兰波先生?”谁知道那家伙居然还凑上来拽住他的手臂,用法语念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兰波?是谁。

不知从何而来的烦躁让太宰治甩开了中原中也的手。

“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兰波先生?请告诉我!”

“……”

中原中也又上前小心地握住他的衣角。

“对不起,兰波先生。”

“蛞蝓你脑子有问题吗看也看清楚点,不然需要我给你配个眼镜吗?”太宰治额头上青筋突突跳着,说出的话压根不受大脑控制,“还用法语你是终于要承认自己的国籍了吗?”

对面陷入了几秒钟的沉默。

“呜,兰波先生讨厌我了吗?”太宰治惊悚地看见豆大的泪珠那个中原中也的眼眶里流出来。

伏低做小的样子让他差点没把昨天喝的酒喷出来。

“……别哭啊”太宰治嘴唇翕动两下,最终憋出这么一句话。

黑手党的工作终于让中也精神失常了吗?!

3

“太宰君,很可惜。”森鸥外看着中原中也脸上的泪痕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结合了一下太宰治的陈述,得出结论:

“现在在他眼里,你就是“兰波先生”。”

“而且好像他只记得这个了呢。”

很好,中原中也,你死定了。

太宰治磨了磨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