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匠-目前沉迷中也和黑宰

嗯,QQ翻车了,现在超喜欢黑宰的(你就承认你是个m吧),想看黑宰日中也。【正经】

记一个梗,希望有画手太太能认领

#(前几天看到某个笨蛋想到的,别问为什么)

“中也。”中原中也听见太宰治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三楼的楼梯间总是会特别挤,因此他没好气地冲二楼楼梯上甩了一句,“干嘛?”

那双长腿朝上移了几个台阶,微凉的指尖捧住他的脸颊。

在旁边一片女生的惊呼声中,太宰治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他接了个舌吻。

“哇小矮子我要告诉教导主任你居然偷偷吃糖,还是奇怪的西瓜味!”太宰治放开中原中也的脸,亮晶晶的眼睛和他平视。

“蛤?我明明吃的是橙子味的,青花鱼你味觉和你的脑子一样出问题了吗?”中原中也想都不想就怼了回去。

“啊,这样吗,那作为封口费,你给我一颗糖好啦~”太宰治一边微笑着一边接住了朝自己砸过来的糖,继续往楼上走去了。

中原中也走到一楼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绯色瞬间爬上他的耳尖,小声嘀咕道:“刚刚,太宰治那混蛋是不是亲了我一口?”

而太宰治则直接找到了与谢野晶子,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和刚刚淡定调戏中原中也的样子截然不同。

“与谢野姐姐,中也果然对我没意思.....”

“怎么突然这么说?”与谢野疑惑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甲,按理说这种程度的撩拨以中原中也那种脸皮早就应该追杀太宰到五楼来了才对。

“我按照你教我的方法亲了他一口,结果那条蠢蛞蝓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太宰治满脸的想和中原中也殉情无果。

“可能......”与谢野晶子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计策,于是她上前安抚性地拍拍太宰治的肩膀,“他是真的讨厌你吧。”

“诶诶诶???”




再解释一下这两个人的位置w,大概就是太宰站在中也下面的几个台阶上,身高差不多齐平的那种,然后他捧起中也的脸身体微微向前倾去亲中也啦

设定是校园pa,恋爱白痴宰x反射弧超长中也,没有画手太太写甜文的太太也好呀......

真,请假条

高一之前,也就是这一年左右的时间只能周更啦,我通过多方面努力才争取到一个星期拿到两天手机TAT,不能日中也令我精神萎靡啊啊啊啊啊啊......明天我初三第一次月考,考好了下个星期才能拿到手机QAQ。这周没有手机只好拿电脑打字啦所以也没办法更新......(委屈)

不过既然是一星期一次更新肯定会更的比较多的啦,还请大家耐心等待啊~

中原中也限定式心累

#黑宰好帅,好残暴啊啊啊啊(你丫喜欢的方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超想看他日中也!(闭嘴吧你就几分钟的电脑时间)

#用意念艾特时白白,给你被删了n次的幼小的心灵一点小小的补偿(然而我现在上不了QQ)

#月考完下个星期拿到了手机才能更新,抱歉。(没有车的别想了,一篇超短打的糖)

#有微量芥敦注意

0

听说太宰治失忆了,听说是出了车祸。

1

中原中也决定提着保温桶去远隔99km的医院的12楼特地嘲笑一下终于伤到了脑子的太宰治,尽管这桶鸡汤花了他两个小时。

芥川龙之介心想中原先生嘲笑人的方式还真独特,黑手党一般只会带枪去。

银在一旁默默地在心里吐槽,这也许就是您追不到中岛敦的理由吧,

2

“您是他的恋人吗?”先不说为什么这位护士小姐会认为两个男人是恋人,她那诡异的眼神看得中原中也汗毛直竖。不过出于绅士风度中原中也硬生生将“谁会和一条青花鱼是恋人”这句话咽了回去。从牙缝中挤出了“不是”两字。

“我最讨厌那家伙了。”谁知话音刚落那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女孩子黯淡下去的眼神突然又亮了起来,她往上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将病房号飞快的告诉了他。接着又在自己的手机上动作了起来。

中原中也疑惑的看了看手机屏幕上亮起了的LOFTER几个大字,走进了电梯。

3

“敦君。”江户川乱步阻止了提着果篮的后辈打算去看太宰的脚步。“现在对外是说太宰失忆了啦不用担心~”

“那这样的话黑手党那边不会找茬吗???!”中岛敦很是不能理解。

“才不是哦,失忆的消息是太宰让放出去的~”江户川乱步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那也就是说......”中岛敦虽然是迟钝了一点却也不笨,太宰先生出事第一个去“嘲笑”他的人肯定是港黑的中原先生......

“没错,现在可是二人时间啊。”与谢野晶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提着柴刀走了进来,中岛敦看到那把闪着寒光的大刀就觉得虎躯一震。

“另外......”与谢野把刀尖指向了门口,“有人找你。”

看到那件熟悉的黑外套时中岛敦觉得自己今天药丸。

4

中原中也走进去的时候太宰治正闭着眼睛。

他本来想好好嘲讽一下嘲讽过自己很多次的人,但想到现在的太宰治和小孩没什么区别时就心软了。 于是他坐在床沿轻轻地摇晃本来其实就是醒着的人。

“再不起来的话鸡汤就要冷了。”

部署了一切套路的太宰治刚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景:穿着便服衬衫的中原中也正坐在自己的床边;橘红色的发丝在夕阳底下显得特别好看;蓝色海洋中荡漾着温柔的水波;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配着精致的小脸让人想要咬一口。

中也真是适合当贤妻良母啊......太宰治不合时宜的想道,差点就忘了打算好的套路。

于是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对视了几秒,在中原中也快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太宰治终于反应过来。

“大哥哥你是谁啊?”

5

181的高个子配上撒娇的语气竟然毫无违和感,中原中也无语地想道,却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是中原中也,你的朋友。”天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他心头痒痒地说出这句听着就扯淡的话。

“那个保温桶里的是鸡汤吗?”

“是,”中原中也并不打算让哪怕失了忆的太宰知道这件事,“不过只是我随手买的。”

“那么......”鸢色的漂亮桃花眼眯了起来,薄薄的唇角勾勒出了一个极其好看的弧度。

“Chuya,chuchu~”

(中也,亲亲)

6

之后被按在病房来了一发的中原中也在心里把情报人员和太宰治凌迟了几百次,被我们的横滨醋王知道了他“竟然把我和那些情报人员相提并论”后又被压着做了好几次。

现在中原中也已经没有力气再骂情报人员了,他现在只觉得太宰治就是个禽兽,受了伤还不忘日他。

虽然什么都不懂的名侦探和看透了的与谢野医生也是这么觉得的。

7

所以说不要道听途说啊,中也。陪着泉镜花挑和服的尾崎干部听到正确的情报后默默给自家小孩点了个蜡,接着又沉迷小姑娘美貌去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一辆惨不忍睹的车,长图糊了的话走链接
首领宰x干部中

一些声明

@Sen零肆 你转载一下吧。
请你们这些想要给她打call的,想勾搭她的人听好了:
最好不要说“啊你就是那个超会开车的太太啊”,不然零肆肆会很难过。
所谓的勾搭她就给你留了个坏印象。
然后今天那个说“你就是那个超色情的太太”的,再有下次就拉黑了。
我知道她车开的很好,但她希望能正常的和你们交流,不要一上来就说车车车。
不要再有下次,求你们,零肆肆她开车很累的。

列表我翻车了,有没有被删了的群麻烦拉我回去QAQ

26个字母

Active
森鸥外看着自家的两个小孩打打闹闹,端着茶杯对尾崎红叶叹息道,“他们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有活力啊。”
维修费就从太宰的工资里扣好了。
Broken
太宰治亲手毁掉了他的诺言,叛逃了。
Character
中原中也第3467次从太宰治的床上爬起来,盯着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想道,我在你那颗黑透了的心里到底是什么角色呢?
太宰治轻轻笑起来。
“是我的cat啊中也。”
Deep
小小的太宰未曾见过深海,但是他人生第一次溺水是在眼前小小的搭档眼中的深海里。
Endding
属于双黑的记忆终结了,太宰和中也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Forever
“中也,我爱你到永远啊啊啊啊啊!”
“砰!”
太宰吹了吹枪口,毫不惋惜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中国女人。
“喂太宰你干什么!”
“她吵死了啦~”
能对小矮子说出forever的人只有我。
Gay
“中原前辈,听说您是……”
“我不是!太宰也不是!”
中原前辈,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H
以下省略一万字少儿不宜的内容,让我们选择性的忽略中原中也放在腰上按摩的手和太宰一脸餍足的表情。
Icy
“老板请给我来一杯冰镇清洁剂!”
“对不起没有那种东西。”
酒吧老板擦着酒杯,看见了太宰治身旁的空气。
中原中也果然已经……
Joke
“太宰治,我爱你。”中原中也颇为认真的注视着鸢色的眸子。
Killer
他们都是杀手,不过不仅仅是在广义上的。
当然中也是太宰杀♂手啦~
Large
“太宰治你是吃什么的长这么大!”中原中也被迫握着某人不可描述的部位上下套弄,红晕从脸上一路延伸到耳尖。
“吃你啊。”
啊果然还是直接上吧跟这小矮子玩不了情趣。
太宰治为自己越来越低的忍耐力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Marry
“喂太宰,你要和我结婚吗?”太宰治从美梦中惊醒。
Need
“中也果然还是需要我呢~”太宰治接住了将要倒下的身体。
“混蛋,记得要把我送回据点啊……”
Omega
什么,你说那个中原中也是Omega??醒醒吧这是正常世界观哪里来的ABO啊!
Present
中原中也把自己送给了太宰治,回礼是……一个炸弹。
“妈的太宰。”中原中也手里提着酒瓶打了个嗝。
Question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
首领请讲。中原中也看着突然严肃的森鸥外回答道。
你和太宰君其实是情侣吧?
中原中也差点把茶喷到他给爱丽丝新买的小洋裙上。
Really
蛤?我当然是真的非常讨厌那条青花鱼了!
不过,我也真的……最喜欢太宰治了。
Sexy
中原中也最性感的部位当然不是戴着颈饰的脖子啦,而是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呢~
Ton
“啊~小矮子你好像有几吨重啊~明明那么矮……”太宰治仍然不忘调侃背上的中原中也。
“去死……”虚弱极了的人连吵嘴的力气都没有几分。
Uncomfortable
小矮子家的床太软了,做完之后睡那种床会不舒服的。
这就是你带我来情趣酒店的原因?中原中也挑了挑眉。
Volunteer
“噗,侦探社居然这么穷吗派你来打工?”
“不,我是志愿者啦~”
“那你为什么穿着店长的衣服??”
Warm
蛞蝓身上好暖和啊,和他待在一起也很暖和呢。
X
中原中也在“和侦探社联手”这份文件上划了个大大的叉。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Yellow
别看了,我是纯洁的白色。
“石乐志吗你??”中原中也一把扯下了那个黄色幕布。
Zero
1和0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诶。太宰治把中原中也压上床的时候颇为无辜的回答。

大江山退治

#是甜的!超级ooc注意!
# @被遗忘的苹果味可乐 码完啦
#(其实我all茨)
#十一连更三
0
“小中也啊……幻术总是会消失的,即使敌人的妖力多么强大。”姑获鸟尾崎红叶用羽翅抚上被幻术吓到的孩子。就算是鬼后的也不例外。
“那红叶姑姑,为什么还要学习幻术呢?”一头橙发的小男孩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衣角,一副等着听故事的样子。
“唉,真是的,我又不是青行灯那家伙,哪来那么多故事啊……”
尾崎红叶渐渐回忆了许久以前的事。
1
“chuya——”中原中也眼皮都没动一下。鬼王大人为了哄自家吃醋的恋人已经努力很久了。不过毕竟是鬼王的错,即便鬼后大人没有任何搭理他的意思他也仍然在中原中也旁边转了一两个时辰。
“chuya我错了啦,我再也不去外面勾引女人来吃了……”
“鬼王大人想要如何与我何干?”中原中也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再说是我不好,让您禁欲了三天。”
“别啊chuya——”威风凛凛的鬼王太宰治此刻可怜兮兮的像个委屈的小媳妇。
“哼。”中原中也把笔一搁,“今天半夜之前采不到十株雪莲你就别想进我房间!”说完转身把太宰治推了出去,接着给门下了禁制。
“唉……”太宰治认命的走出了院子。
2
中原中也仔细探查了一下太宰治的妖力,确认他已经离开了大江山。
他走到梳妆台前念起咒语来。
黑光从他亮丽的橙色发顶开始慢慢生长,直至满头橙发都变成了黑色;黑雾蒙住了冰蓝色双瞳,使其变成了和鬼王一样的鸢色桃花眼;小巧的身材开始逐渐拔高,五官也变得阴柔了几分。
他从梳妆台的暗格里取出了太宰治平时用的绷带,一圈圈缠上了刚刚变幻好的身躯。
缠满了绷带的手指扯上了嘴角“笑一个啊「太宰治」。”顺着平日里熟悉的声线扯出了一个虚伪的笑容。
他拿起惯用的匕首,走了出去。
“鬼王大人?”金熊童子看到刚刚才出门的鬼王大人又出现在了鬼后的庭院里,疑惑的问道,“您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七十……敦君,不该问的少问。”中原中也尽量模仿着太宰治平时的语气。
“不对!你不是鬼王大人!你是……”中岛敦听到“七十”二字突然反应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哼,七十亿小鬼。”中原中也把被自己敲晕的中岛敦轻轻放在地上,继续向前迈开了步子。
3
“是鬼王太宰治!”“没想到他真的出现了!”“我们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阴阳们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黑发男人,纷纷慌乱的讨论起对策来。
「太宰治」带着一如既往的假笑静静的看着下面张皇失措的人群。
“啊啦,你们讨论好什么对策了吗?是先劫持了中也来威胁我,还是打算一网打尽呢?”过了许久,他好像是不耐烦了,手中的妖力缓缓凝聚,“这样的话,我只好请你们消失了哦?”
「太宰治」神色淡然,仿佛没有看到一触即发的局面,只是缓缓抬起了手。
黑色火焰腾然升起,所过之处一片废墟。来不及发出惨叫的阴阳师连灰烬都没有剩下,苟延残喘的阴阳师被黑焰灼烧得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鬼王」一脸漠然的注视着一切,全然没察觉从背后袭来的武士刀。
4
武士得意洋洋地提着「鬼王」的头颅和同伴吹嘘道,由于酒劲手竟是没拿稳。
「鬼王」的头颅掉了出来。
幻术总是会消失的,而它的使命不过是为了在某个特定时间制造某种效果而已。
黑色渐渐从那颗头颅上褪去,依然亮丽的橙色卷发露了出来;鸢色从那双瞪大的双眼中消失,蓝色瞳孔暗淡无光。
武士怀疑自己醉了酒看错了,却感到一阵寒意从心底升起。
传闻鬼王睥睨众生,独独极其遵从鬼后。
再度朝那颗头颅看去时却什么也没有见着,唯独看到了破碎的肢体碎片和溢满这个厢房的血腥,还有——
熄灭的蜡烛。
5
福泽谕吉从睡梦中惊醒。
“发生了什么乱步。”
“太宰治,屠了整个京都的贵族。”江户川乱步晃了晃身后两条尾巴如是说。“现在他来找您了。”
木门几乎是被妖力掀开的。不,不如说被扯开了。木片碎屑划破了还来不及释放“言灵●守”的福泽谕吉的脸。
高高在上的鬼王将中原中也轻轻放在地上,朝着阴阳师跪了下去。
“救他,我做你的式神。”
6
阴阳师并没有那个能耐将被“童子切”斩下头颅的妖怪复活,但他的狐狸式神和掌管整个冥界的阎魔大人很熟。
她将中原中也送入了轮回。
愿你来世,再也不要做妖怪了。与谢野晶子在轮回的入口这么喃喃道。
“太宰,去做他的式神吧。”她转头对沉默的鬼王说道。
7
姑获鸟想着想着就忘记了那个小家伙还在等着她的故事,被孩子不满的嘟囔提醒之后缓缓开口
“从前有个笨蛋,他很爱很爱自己的爱人。为了不让自己的爱人死掉,他用幻术变幻出了他爱人的样子。然后……”
“然后呢?”孩子疑惑的看着她。
“他死了。”
她顺手摸了摸孩子质感极好的卷发以示安抚,“从前有个妖怪叫太宰治,他在那个笨蛋死后杀了很多很多人。后来一个阴阳师救活了那个笨蛋,他们俩幸福的生活了下去。”
“那现在他们还在吗?”
“在的。”尾崎红叶轻轻的微笑了一下。
这时,房门被打开,一个黑发的妖怪走了进来。

侍卫(上)

#有毒的设定
#十一连更二~
三皇子太宰治的贴身侍卫叫做中原中也。
皇叔森鸥外白白嫩嫩的孩子推到他面前,笑眯眯的说,太宰啊,以后这就是你的侍卫了。
来,小中也快介绍一下自己,森鸥外捏了捏孩子的小手示意。
12岁的中原中也见到皇子并没有行礼,只向前伸出了手:“您好,我是中原中也。”
森鸥外却没有对这“大逆不道”的行为说什么,只继续笑眼眯眯的等看着太宰治的反应。
十岁的皇子太宰治握住了那双小小软软的手,微笑:“你好啊小矮子,我是太宰治。”
“你!”被人提及身高问题的孩子差点跳起来,几颗金豆子在眼眶中转动又收了回去。
一双纤纤玉手截住了伸到一半的拳头。
“中也,不得对皇子无礼。”长公主揉了揉看起来像个团子的中原中也的脑袋,轻声教训道,“还有,就算是三弟,见到了也应该行礼。”
“是,公主殿下。”小小的团子向着刚刚出现的女人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转头又一脸不情不愿的冲着仍然一脸微笑的恶劣皇子行了礼。
“恶劣”皇子看着小脸鼓鼓朝自己行礼的小侍卫,心里却想着何时能咬一口这看起来像年糕般软软糯糯的脸蛋。
二皇子织田作之助被三弟烦了两年,第七百五十七次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将沏好的茶递给十二岁的太宰治。
想要做什么的话就去吧,时间可不多了。温和的笑容间未尝没有几分催促。
毕竟中原中也已经十四岁了。
十四岁正是少年情愫懵懂的时期,即便是中原中也也无法免俗的。
更何况,男人十三岁就可以娶妻了。
两年,侍卫的身高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或者说只是由团子变得消瘦了几分。
尽管作为皇子太宰治的侍卫他没少过吃苦:替他打发那些纠缠不清的女子;挡下数以千计的暗器;监督皇子的学业和……
阻止他自杀。
“哗啦——”中原中也把太宰治从荷花池里拖出来。
“您怎么又入水了。”语气平淡的替太宰顺气,略带嫌弃的掏出手帕擦拭人身上的水迹。
“啊~~因为找不到美丽的女子殉情嘛~不如中也你和我一起殉情吧?”
“抱歉,我并没有那个兴趣。”中原中也碍于身份强忍怒火,没有和十二岁时一样(打算)一拳挥上去。
“诶——”太宰治装作惋惜的叹了一声,低头看着给自己收拾衣服的小侍卫,天赋优势在此刻充分体现出来。
十二岁的皇子已经和森亲王差不多高了,而侍卫却比长公主还矮。小侍卫的骨架生的极其小巧,水滴从精致的过分的脸上淌过,连那长长的睫毛上也沾了几颗水珠,一颤一颤的在阳光底下闪烁着。水盈盈的蓝色眼睛带着几分似嗔怪般的不满,白皙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衣带。太宰治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两人初次见面时的场景。那双有着和现在一模一样神情的眼睛和那几颗最终没能掉落出来的金豆子让他记忆犹新。中也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想要做什么的话就去吧。”二哥的话忽地响起,仿佛鬼使神差般,太宰治低下了头,一口咬上了那张肖想了许久的脸蛋。
结果自然是被小侍卫以下犯上的揍了一顿。

欲语还休〈1〉

#十一连更之一

“呐,中也。”津岛修治用笔戳了戳他的前桌。
“铅笔橡皮还是尺子?”中原中也习以为常地开笔盒打算把文具借给后桌。
“不是啦中也,我找你有点事。”津岛修治扣住了他的手。
“哈?”中原中也挑了挑眉毛,“我不去。”
“那就这么说定啦,放学后天台见~”津岛修治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放开了他的手。

“所以说你到底有什么事?”
在天台睡觉的太宰治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中也啊……”他听到了哥哥的脚步声,“我喜欢你呢。”
“你在开玩笑吗?”中原中也想着津岛什么时候也和太宰一样会开玩笑了,“你被太宰同化了?”
“不,我是认真的呦。”津岛修治上前握住了他的手,鸢色眸子里溢满了深情。
中原中也呆呆地看着自己被握紧的手,一时间竟然忘记挣开。
气氛一时陷入了尴尬。
“啊啦~”
太宰治从隐蔽处走出来,假装酸疼的揉着自己安然无恙的脖颈。
“尼桑你居然在和这条蛞蝓告白吗?”称呼也不一样了呢太宰。
“还真是奇怪的爱好啊~”

“嗒嗒嗒——”八岁的津岛修治放下手中的铅笔,跑到门边踩上小凳子就往猫眼那儿看去。七岁的太宰治手中的笔顿了顿。
门外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孩子。
枫糖色的卷发被扎成乖顺的马尾,做工精美的小西装和蹬在脚上的小皮鞋。精致无比的五官和特别的瞳色让津岛修治想起了几天前山口老师给他讲过的童话故事。有着一双如海般澄澈的蓝色眼睛的小美人鱼在阳光下化为泡沫……他晃了晃脑袋,把这个悲伤的故事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这样好看的人是不会变成泡沫消失的。
“对不起,请问,有人在吗?”门外的孩子疑惑地盯着毫无动静的门,试探着轻声问了一下。
“咔——”津岛修治从凳子上下来,给他开了门。
“你好,我是这家的哥哥,津岛修治。”
“我是太宰。”一直沉默着的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太宰治上前拉起孩子的手。“你的风筝在花园里。”
津岛修治终于知道太宰一直盯着窗外的原因了。

“咔——”坂口安吾给九岁的中原中也打开了门,他笑着接过孩子带来的甜品袋子,“又来找津岛他们玩吗?”
“我才不找那条青花鱼!”中原中也明显对“他们”这个词抱有反对意见,“我只是来找津岛的!”
哦得了吧,中原中也的口是心非连八岁的太宰治都看得出来,说是甜品,干嘛要在里面装着蟹肉点心呢?
“呀蛞蝓哥哥又来了啊~”熟悉了之后中原中也发现太宰治根本就不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人,而且在捉弄他这方面总是特别有天赋。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中原中也开始叫他青花鱼,而太宰也开始叫他蛞蝓。
“中也,先来吃点点心啦~”津岛修治走了过来,隔开了快打起来的两个人,顺便不着痕迹地拍掉了太宰搭在中原中也肩上的手。
“还是津岛你好。”中原中也接过盘子向津岛道谢,吃东西的时候还不忘瞪一眼太宰,“不像某些小屁孩。”
太宰一边欣然接受了“小屁孩”这个称号,一边在心里暗暗道中也也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嘛,在最后伸手抢走了盘子里最后一块点心。
津岛不得不再次出面充当和事佬。
津岛●和事佬●修治表示心累,但同时也十分不爽。这倒并不是因为劝阻这俩人的次数太多而感到烦躁,而是单纯的对着自己的弟弟。
为什么他总是要没事找事来吸引中也的注意力呢?津岛修治一边牵着中原中也的小手一边这么想道。全然忽略了自己的重点严重错误。
他们在画室门前停住。

“中也!”十二岁的津岛修治急匆匆地跑到中原家的房子前。
门牌上仍然挂着中原这个姓氏,搬家公司的人来来回回却不见中原中也的影子。房子并不会被车祸损坏,但中也会。那场轰动了整个城市的车祸夺取了中原夫妇的性命,留下了年仅12岁的长子中原中也和空荡荡的房子。
可这下中原中也也不见了。
听邻居说,带走了中也的好像是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名字叫什么来着?好像有个“红叶”在里头吧。
一阵风吹过,堆在津岛修治画室里的画散了一地。
画的全是那个有着蓝色眼睛的孩子。

16岁的津岛修治诧异的看着出现在高二(三)班门口的人。记忆中乖巧可爱的孩子变得嚣张起来,大大圆圆的眼睛变得微微上挑,五官和脸型依然精致得让人嫉妒。衬衫没有好好扣上,连着制服领带也系得歪歪斜斜。细长的脖颈上多了一个色气的皮质项圈,金属扣闪闪发光。
四年了啊……漂亮的水树老师把中原中也安排在自己前面的时候他这么喃喃道,我和中也已经有四年没有见面了。
中也还记得我吗?他现在是怎么看我的呢?他还是讨厌着太宰治吗?这么几个问题津岛想了整整一节课。以至于下课后被前桌用笔帽轻轻戳了一下也没有反应过来。
“喂,津岛?”中原中也注视着他好一会儿,像是在确认津岛修治并没有在睡觉,“不带我去转一转吗?”
津岛修治反应过来,想起水树小姐确实有在课前说过要他带着新来的中原同学四处看看。他抬起头,正好对上那双勾魂夺魄的眸子。他不知道为什么笑了。
“好久不见啊,中也。”

“说起来太宰也在这个学校里读书哦。”津岛修治带着中原中也路过体育部的时候漫不经心的提起。
“啊!真是的,提起那家伙我就来气!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中原中也想起清晨时碰到太宰的情形就觉得窝火。
“确实,太宰他还是很喜欢捉弄人呢。”津岛的脸色沉了几分,却仍然用温柔的腔调回答道。
万幸中也没怎么长高,看不到我的脸色呢。

结尾碎碎念+说明

ps:津岛修治是哥哥,太宰治是弟弟。好像是双宰一中但其实是“太”中。太宰比津岛矮,津岛比太宰还要了解中也(当然脸一样),原作向paro的话太宰就真的没希望了所以我选择校园
pss:我我我我又开坑(ŐдŐ๑)(顶锅跑)

@Sen零肆 你看我写成文了!虽然不到十一但我放假了呀~